FC2ブログ

La rive gauche

Dale recuerdos a la noche de mi parte.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人成行

隐CP有,终极YY是3P……



血、血……流,你流血了><
Q,没事的,不小心擦到而已。
天草流好笑地看着大吼大叫、手足无措的好友。
没想到犯人会突然发难,抽出菜刀向他们冲过来……虽然用擅长的柔道擒住了暴走中的犯人,但左手臂还是被菜刀带到一个口子。
突然想起这两天正跟他闹别扭的某人,流忽然扯出一个微笑来。
有理由见面了。
那么,Q,接下来的就拜托你哦。突然想到件急事,先走一步。
诶诶?流,你的伤口还没有处理过啊!!
可显然,那位快步冲向地下车库并一路迈着愉悦大步的青年早把心思放到别处去了,好友的关心在自己家那位面前也只好往边上靠了……


下一位。
西园寺义嗣端起桌角上的咖啡杯喝了两口,然后不自觉地把眼睛眯了起来。冷掉的咖啡真难喝= =
门打开,进来的却是个意料之外的人,一惊之下,他差点直接把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而当他注意到那人左手的伤口时,他的眉头立刻皱起来。
他丢下手里的杯子,冲过去想拉他的手,却不想被来人以强硬的手法搂进了怀里。

义嗣,我想你了。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个礼拜,有没有好好吃饭?我怎么觉得你抱起来更没肉了呢?
笨蛋,快放手,手上还在流血呢,紧让我看看。
流配合地放开手,任义嗣把他拉到诊疗台边,眼神温柔地看着他以娴熟的手法为他清洗着伤口,但……似乎不是他的错觉,义嗣的动作还真有点泄愤似的粗暴。
消毒水接触到伤口的时候,流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发出“嘶”的一声。
明明遥生哥受伤的时候,你总是对他很温柔的,却偏偏对我这么狠><
拿着医用镊子的手闻语一顿。
遥哥哥的腿是练舞时拉伤的。你呢?你这算什么?如果总觉得自己命大,不如让我好人做到底,直接送你上路吧。
虽然话还是说得恶狠狠的,手上却轻柔起来。
好了。记得这两天不要让伤口碰到水。义嗣放开流那已缠上了包扎得很漂亮的左手。
你可以出去了,拿了消炎药就早点回去吧。
流没有去接义嗣手上的处方,反而逼近、或者说,贴上了他……
义嗣今晚不值班吧。
……我知道了,我会早点回家的。晚饭想吃什么?我会顺路去买食材的。
义嗣推了流一把,但没推开。
被流的气息满满笼罩起来的义嗣因为这太过明显的危机感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料这一退就退到了诊疗床旁边。
突然,身体往后倒过去,视线中除了白色的天花板,就只有脸不断放大中的流了……
比起晚饭,我更想吃的……是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